致力于打造中国站长娱乐学习的免费资源站!官方合作QQ:283852481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电商 > 电商分析

拉黑淘宝 能否帮助制造业回流美国?

时间:2016-12-23  来源:虎嗅网  

  在拉拢制造业回流上,美国政府又迈出了极具争议的一步。12月21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了知识产权“恶名市场”名单,上榜公司共有40家,其中四分之一为中国企业,包括淘宝网等4家在线市场,还有北京秀水街等6家线下市场。

  

拉黑淘宝,能否帮助制造业回流美国?

 

  榜单刚一发布,即招致阿里巴巴集团强烈抗议。

  阿里巴巴集团总裁白求恩在第一时间明确表示:“阿里巴巴集团对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将淘宝纳入’恶名市场’名单的决定感到非常失望。四年前,正是该办公室将我们从这一名单上移除。四年来,我们与品牌权利人、执法机构开展了一系列将造假者绳之于法的实际行动,更有效、更先进地开展了知识产权保护工作。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恰恰在这个时候将我们重新列回‘恶名市场’名单,我们高度怀疑这一决定是否实事求是,抑或是被当前的政治氛围所影响。”

  阿里集团CEO张勇在22日发布的内部信中亦愤懑不平:“不过,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如果别人并不在乎我们所作出的努力,我们也不必在乎别人的看法。我们真正要在乎的,是自己有没有尽到最大努力?消费者的感受有没有提升?售假者是不是对我们感到紧张和害怕? ......我们过去的努力,从来都不是为了哪个名单而出发的;我们未来的打假,也不会因为哪个名单而停止。”

  白求恩与张勇的失望和愤怒确有缘由。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的“恶名市场”报告对上榜企业展开逐家评论,其中涉及淘宝网部分着墨最多,其评论亦一分为二,有打有摸:既肯定淘宝在打假上所作的努力——包括成立专门的办公室、升级打假政策,同时也强调“当下被举报的假货及仿制品数量之多仍难以接受。”并举例一家大型机动车生产商称在阿里巴巴平台上列出的其公司名下及商标下的商品至少有95%疑为假货。

  但是,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评论中,未能提供假货和售假商家在淘宝每年“超过10亿件商品、年度活跃买家4.34亿”所占的具体比例,从而令这份报告的说服性大打折扣。

  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这种主观模糊评估形成的对照的是,阿里巴巴官方列举了详细的数据回应,一方面,在2015年9月到2016年8月之间,依托阿里巴巴的“大数据打假新兵器”,执法部门关闭了约675家假货的生产、库存和销售点,同时,阿里还与苹果、Burberry、LV、Cartier、Nike等在内的逾1.8万个国际品牌开展打假合作;另一方面,品牌权利人每次投诉要求下架一件商品的背后,是阿里巴巴的大数据打假系统发现并主动下架了16件。

  这份恶名市场名单不仅招致阿里巴巴强烈抗议,同时也不为中国政府所承认。早在2011年,美方公布这一榜单时,商务部发言人沈丹阳即回应称,美方在恶名市场名单中对中国相关企业的描述采用“据称”或者“据权利人指出”等模棱两可的措词,缺乏确凿证据,也没有充分分析是不负责任和不客观的。同年12月,新华社也发表评论,认为美国以保护知识产权为名展开所谓“维权”行动,以“美国标准”单方面发布“恶名市场”名单,有失公允。

  恶名市场名单反映了美国政府对就业岗位流失海外的忧虑。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报告对此倒也并不避讳:“假货和仿制品不仅对美国创意及创新产业造成严重威胁,使美国合法商品在中国及世界市场中的地位下降。”

  事实上,淘宝网上所销售的产品,冲击最大的并非美国的创意和创新产业,而是传统制造业。美国劳工部的数据显示,1979年,美国制造业达到顶峰时,共有1900万从业人口,此后一路下滑,仅从2000年到2016年,美国制造业500万工作岗位蒸发,制造业雇员数量在就业总盘子中只占8%。相比高科技行业,制造业能够快速带动就业,因此,从奥巴马到特朗普都在强调美国的再工业化,特别强调制造业岗位的回流。

  奥巴马在2012年竞选时曾誓言,要在2016年以前制造100万个制造业新岗位,当年当选发布的《国情咨文》中,奥巴马认定,美国经济发展和就业增长的关键是制造业,但截至目前这一KPI仅完成了一半。在2012年《国情咨文》中,奥巴马进一步认定,美国经济发展和就业增长的关键是制造业。这显然并不容易。奥巴马2011年在与乔布斯餐叙时就提出这一建议,但被乔布斯断然拒绝。现在,特朗普又开始要求苹果把生产线搬回美国。

  但拉黑淘宝并不能把那些流失海外的工作机会带回美国。

  

 

  首先,制造业的自动化程度超乎想象,工业机器人正在快速取代流水线工人,其创造就业的能力正在衰减。以全球最大的科技代工厂商富士康为例,2010年至2015年,富士康对昆山厂区车间进行自动化改造投入达到3亿元,超过2000台自主研发机械手臂投入使用,同期,富士康昆山工厂的员工人数减幅达到54%。据《2014中国蓝领供应白皮书》数据,自2013年开始,我国新增蓝领数量呈急剧下滑的态势。中国的情况尚且如此,美国期望通过制造业回流,拉动就业,其难度可想而知。

  其次,IT、汽车等制造业的产业链短期无法整体从亚太地区迁徙至北美。尽管牛津经济研究院近期的研究测算显示中国单位劳动力成本已经只比美国低4%,但是中国制造的优势在于人力、政策、产业配套的综合优势。中国是世界上唯一建成了联合国界定的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经济学人》曾刊文分析中国在全球制造业中地位的迅速抬升造就了深入东南亚的供应链:一些低成本制造活动的确正在离开中国,但随着三星、微软、丰田和其他跨国公司在中国削减产量、转战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等国,它们事实上强化了一个以中国为核心的地区供应链。

  前两天,特朗普在twitter上再次亮剑:“我的政府将推行两条简单的原则:买美国货,雇美国人”贸易保护之剑能否真能帮助美国在就业丛林中砍出一条生路,答案很快就会揭晓。


精彩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