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打造中国站长娱乐学习的免费资源站!官方合作QQ:283852481

广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IT评论

招租联系QQ:283852481

沉迷于《王者荣耀》《阴阳师》的你,还记得搜狐畅游吗?

时间:2017-05-27  来源:品玩   

你可能不知道,去年开始走红的手游《阴阳师》原本是畅游的项目,因为得不到重视,核心团队跳槽网易,成就了网易2016年净利润72.3%的增长。

《阴阳师》成就了网易,《王者荣耀》成就了腾讯,两家公司从网游成功转型手游,可另一个网游时代的佼佼者畅游在手游时代却落寞了许多。

营收持续多个季度下滑,没有爆款新品,畅游能讲得出的故事越来越少。在朝气蓬勃的互联网世界里,畅游越来越像个暮气沉沉的老者:死守着自己曾经的辉煌,步子却越迈越小。

5月23日,畅游董事会终于决定作出改变,不是更新产品,而是资本运作——私有化。畅游对外宣布,公司董事会已收到董事长张朝阳的初步非约束性要约。

张朝阳拟收购畅游所有在外流通A类普通股和B类普通股,收购价格为每股A类普通股或B类普通股21.05美元,或每股美国存托凭证42.10美元,该价格与过去90个交易日中的平均收盘价相比溢价50%,与2017年5月23日的收盘价39.90元相比,溢价5.5%。

2015年,在中概股私有化的浪潮下,收到私有化要约的中概股接近40家。可两年过去了,真正私有化成功的凤毛麟角。在当前的资本环境下,畅游能成功私有化吗?而且,私有化是一回事,提升业绩是另外一回事。趋于保守的畅游还能重回巅峰吗?

除了《天龙八部》,还是《天龙八部》

尽管畅游一直在努力改变现状,可让人尴尬的是,除了《天龙八部》,他们再也没有拿得出手的游戏。

2007年5月,畅游历时三年研发的武侠角色扮演网游《天龙八部》开启公测,并在2009年创造了同时在线人数超80万的记录。搜狐2008年财报显示,搜狐在线游戏的总收入为2.108亿美元,《天龙八部》贡献了1.889亿美元。

依靠《天龙八部》的强大生命力和出色表现,畅游在2012年超越了盛大,成为中国游戏市场收入第三的游戏公司,仅次于腾讯与网易。

1

《天龙八部》大获成功并帮助畅游登陆纳斯达克之后,时任畅游CEO王滔又牵头开发金庸另一部小说《鹿鼎记》的网游。据DoNews报道,这款游戏耗费了8000万美元开发成本,在历经三年多的开发时间几经跳票艰难上线后,其表现却未能让外界与玩家满意。

但此时,游戏市场已经悄悄发生变化——用户加速向移动端转移让专注于手游的公司走到台前,比如研发了《捕鱼达人》的触控科技。

早年积累了大量财富的畅游在向手游转型上也是大手笔。2013年,畅游斥资2000万获得金庸十部著作的手游独家改编权,包括《天龙八部》、《鹿鼎记》、《书剑恩仇录》、《碧血剑》、《雪山飞狐》、《鸳鸯刀》、《白马啸西风》、《飞狐外传》、《连城诀》、《侠客行》(含《越女剑》)。

以致于某手游高管不无遗憾的感叹,金庸的IP很好,但好IP早就被瓜分完了。“我们作为后来者,只能去找一些还没红,但是有可能成为爆款的网络小说去改编。”

但是赢在起跑线上,不一定就能赢得整场比赛。这些优质的IP并没给畅游转型手游太多的帮助。 2014 年Q1,畅游首次出现亏损,达到 1990 万美元。

随后的一年里,畅游上线了策略型网页游戏《剑影》,代理了《幻想神域》,还发布了手游《天龙八部3D》和《秦时明月2》——直到《天龙八部3D》,畅游的收入才有了起色。这款游戏 10 月底公测到 11 月底流水已经突破 2 亿人民币,并帮助畅游在 2014 年Q4、 2015 年Q1、 2015 年Q2 实现了超过 2 亿美元的总营收。

total income

但《天龙八部3D》的生命周期和网游版的《天龙八部》根本没法比。 2015 年Q4,《天龙八部》和《天龙八部3D》的营收环比均下降20%。直到 2015 年Q3,《天龙八部》和《天龙八部3D》营收下滑还在继续,直接导致当季畅游的营收环比下滑1%,同比下滑36%。随后的一年中,依然靠《天龙八部》和《天龙八部3D》“吃饭”的畅游每个季度的营收已经缩水到 1 亿美元左右。

面对营收下滑,畅游似乎也没有太多招数,一方面他们想不断延长《天龙八部》和《天龙八部3D》的生命周期,另一方面,畅游也在和腾讯开发手游新《天龙八部》。畅游首席游戏开发官韦青在 2016 年Q3 财报沟通会上表示,希望在新《天龙八部》手游上线以后,能成为一款爆款类游戏。

“合一教”引发内部冲突,畅游选择省钱创造利润

畅游做不出《阴阳师》也在情理之中,因为这家公司太保守了。

畅游似乎陷入了一个并不美好的循环:没有爆款产品-营收下滑-不敢轻易尝试新产品-没有爆款产品。

王滔时代,网游《鹿鼎记》的失败为这家公司埋下了保守的种子。 2013 年,手游的研发、代理、渠道分发都已经有公司做出了成绩,畅游才真正考虑向手游转型的事。王滔选则了平台战略,通过自研和投资收购,推出了海外第三方应用商店、游戏浏览器、游戏直播、秀场直播、RaidCall语音到网页游戏等一系列产品。直到一年以后,畅游才意识到,分发渠道已经被腾讯、 360 等大流量平台瓜分,这不是畅游所擅长的。

同期,王滔开始信奉一个名为“合一教”的印度教派。据报道,畅游为此还在 2013 年 10 月起创办了一个名为《荷光号》的内部半月刊,通过邮件定期向全体员工发放,普及合一教的教义,帮助员工提高精神追求。在畅游,每个员工无论职位级别,都可以申请到位于印度南部的合一大学参加为期 28 天的深化课程,这一课程也被称为“灵修”,公司负担机票和参加课程的全部费用,并且在此期间的工资照发。

“合一教”最终演化为管理层的冲突。 2014 年 5 月,畅游陈德文发表文章《我的战斗宣言》,将矛头直指畅游内部管理; 5 月 20 日,王滔发布《致全体畅游人的一封信》回应陈德文,阐述公司必须变革的原因。双方的矛盾最终以王滔离职收场。

2014 年 11 月 3 日,搜狐和畅游共同宣布,王滔因为个人原因,辞去畅游首席执行官职务。同时,董事会任命搜狐总裁余楚媛与畅游总裁陈德文先生为畅游公司联席CEO。余楚媛时任搜狐CFO,产品、技术方向的把控就落在了陈德文身上。

陈德文放弃了平台战略,畅游相继出售了第七大道、砍掉了负责公司游戏项目的立项和审核的“卓越体系”,甚至一度有传闻称要出售旗下游戏门户17173。

另一项重大调整是裁员。

裁员从 2014 年Q4 开始,搜狐集团CEO张朝阳在 2015 年 2 月透露,畅游减少了 1000 人。

反映在财报里的变化是, 2015 年Q1 开始,畅游结束了前一年的微利甚至亏损,净利润从 2014 年每个季度 100 万美元左右直接飙升至 4000 多万美元。

profit

漂亮的数据背后,潜伏着更大的危机:净利润的飙升不是营收增长所致,而是成本收缩,营收还一直在下滑。 2017 年Q1,畅游的运营开支仅为 4900 万美元,相比于 2014 年Q1 的1. 715 亿美元,已经缩水71%。


精彩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