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打造中国站长娱乐学习的免费资源站!官方合作QQ:283852481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业界八卦

底层谋生的萧条:那些被机器夺去工作的失业者们

时间:2016-12-28  来源:雷锋网  

  56岁的Sherry Johnson原本在佐治亚州Marietta的一家当地报业公司,她负责将纸张投喂进机器并码放印好的报纸。也是在这个岗位上,她第一次被机器夺走了工作。后来,她又目睹了机器慢慢学会了她在车间的工作(负责呼吸机生产线的一个环节),以及机器如何学会盘点库存、制作报表。

  “这确实让我很生气,这样我们还怎么谋生?”Sherry表示抗议。她随后报名了Goodwill的计算机培训课,不过看上去已经有点晚了。她说:“二、三十岁出头的人比我们更熟练计算机,因为我们长大的时候还没有这些东西。”她现在靠着残疾补助和国家的住房保障政策在田纳西州勉强度日。

  新任总统Donald Trump许诺通过严格限制外贸、离岸外包和移民政策紧缩以安抚Sherry这样的工人们,让他们重新找回工作。但经济学家们都知道,更大的威胁并不是来自移民,而是——自动化。

  在哈佛大学研究劳动力与技术变革的经济学教授Lawrence Katz对此表示:“从长远来看,显然自动化因素(对就业产生的影响)更大,远远超过其他任何因素。”

  但在美国大选期间,没有一位候选人谈到了关于自动化的问题。因为科技可不像中国或墨西哥,打击后者常常被作为争取选票的手段,但谁也阻挡不了科技。而且许多美国本土的科技公司,正在为这个国家的方方面面创造价值和利益。

  Trump在上周三对一批顶级科技公司的领导人许诺说:“我们希望你们将那些惊人的创新继续发展下去,你们有什么需要我们都会尽可能地支持。”

  Andrew F. Puzder(Trump亲自挑选的劳工部部长、CKE餐饮公司CEO)在3月的一次采访中赞美机器人:比人类在某些方面好很多,它们总是彬彬有礼,帮助提升销售,无需休假,不会迟到,不会摔倒,也不会有年龄、性别或种族的问题。”

  

底层谋生的萧条:那些被机器夺去工作的失业者们

 

  Autor在1月份发表的一篇论文中写道,在美国,进口贸易影响越大的地区通常失业率更高,相关岗位的人们未来的收入也会减少。然而,随着时间推移,自动化产生的影响会比全球化更大,并且最终会消除这些工作岗位。他在一次采访中说道:“其中一些失业是因为全球化,但更多工作机会的消失是因为我们只需要更少的工人来完成同样的工作量了。工人基本上变成了机器的监督者。”

  United Technologies的首席执行官Greg Hayes同意为其Carrier的工厂投资1600万美元,Trump在背后推动这一举措的本意是:不把工厂转移到墨西哥,而是为印第安纳州争取保留一些工作机会。Hayes则表示:“这笔钱将用于自动化。”他在接受CNBC采访时说:“最终还是意味着会减少工作机会。”

  拿钢铁行业举例。1962年到2005年之间,这个行业一共削减了75%的劳动力,约合40万人。但是,杜克大学的Allan Collard-Wexler和普林斯顿大学的Jan De Loecker去年在American Economic Review上发表的研究却发现,钢铁行业每年的产量并没有下降。其中的原因是一种微型钢厂(minimill)的新技术。在排除了管理提升、中西部的失业情况、国际贸易等影响因素之后,新技术给就业带来的影响力依然巨大。

  来自Ball State University的另一个研究认为,大约有13%的制造业失业与贸易有关,剩下的更大原因则是自动化提高了生产力。研究还表明,服装制造受到贸易的打击最大,计算机和电子制造业则受技术进步影响最大。

  

底层谋生的萧条:那些被机器夺去工作的失业者们

 

  以往来看,自动化的结果总体来讲还算乐观:在取代了一部分工作的同时,也创造了新的工作。但是有些专家开始担心,眼下的状况可能有所不同。即使经济发展进步,对于大部分工人,特别是没有大学学位、做体力劳动的人来说,工作和薪水很难保持原有水平。

  Acemoglu在5月发表的论文中指出,即使是最好的情况,自动化还是会替代第一代工人,因为他们大部分缺乏完成新的、更复杂任务所需要的技能。

  供职于Evansvill公司的Robert Stilwell 35岁了,他就是上述工人中的一位。他高中没毕业就在工厂上班,生产修理汽车的工具,并且把工具包装好装车。在失业后,他找到了一个便利店收银的职位,收入比原来大大降低。Stilwell说:“我曾经有着很好的工作,我也很喜欢我的同事们。但是我却被机器代替了,不得不离开。”

  55岁的Dennis Kriebel的上一份工作是铝材成型加工厂的领班。十年间,他都在那里冲压出汽车和卡车的部件,但是后来他就被机器抢走了工作。他说:“我们做的所有事情都可以通过编程让机器人来完成,机器每天可以生产出700吨金属。世界真的变了。”后来,Kriebel很难再找到工作了,因为工厂里的很多新工作都需要技术。但是他连一台电脑都没有,他也不想要。

  

底层谋生的萧条:那些被机器夺去工作的失业者们

 

  劳动力经济学家们说,有一些方法可以帮助被机器人替代的工人更好地完成过渡期,包括再培训计划、更有力的工会、增加公共部门工作、更高的最低工资保障、更大力度的劳动所得税减免,以及为下一代提供更多的大学学习机会。白宫在上周四发布了一份关于自动化和经济的报告,呼吁增加从少儿到成人的教育机会,帮助人们完成职业转变的过渡,提高失业保险等方式提升社会保障。但Trump只对其中很少的几项政策点头。

  曾在Bill Clinton总统任期内担任劳工部首席经济学家的Katz说:“政府只是允许自动化进入市场,却没有任何其他支持手段,而把失业归结为移民和贸易是简单粗暴的。科技才是最长期的影响因素。”

  自动化带来的改变不仅仅影响体力劳动者,计算机也在学习做一些白领和服务业的工作。根据麦肯锡7月份的报告,现有技术可以将目前45%的雇佣人力活动进行自动化。需要创造力的工作、人员管理的工作或看护类工作被替代的风险最小。

  田纳西州的Sherry说她目前最喜欢的而且报酬最高的一份工作,是在一个动物收容所照顾小狗,每小时能获得8.65美元的酬劳。这也是最难被机器替代的工作了。她说:“我希望电脑干不了这个,除非它们喜欢给小狗换脏了的纸垫,并且给予它们爱与关注。”


精彩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