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聚经典的各类文摘内容官方合作QQ:283852481

位置:首页 > 莫读 > 读者文摘 > 读者文摘

你的信任去了哪里

  我在丽江骑马,一个纳西族马夫介绍说,马在路上互相遇见,有的会互相打招呼。两匹不认识的马相遇,还会互相招呼一下,何况是人呢?同类动物互相遇见,会亲热地招呼,不见得就会互相提防,而我们是人啊!人难道不比动物更聪明,想不出互相信任的法子吗?
  
  陌生人是“大灰狼”?
  
  上海有个调查,上海居民仅有不到2%的受访者表示会让陌生人进家门。
  
  这是什么意思呢?是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陌生人都是坏人。”或者直白一点儿说吧,98%的受访者倾向于认为“陌生人”更大的可能是“坏人”。
  
  这种把陌生人看做“大灰狼”的想法,是怎么植入大伙儿的脑壳里去的呢?
  
  成年人都有自己的判断吗?没有。他们是被媒体的各种报道吓坏了,媒体报道一个“陌生人”的大灰狼故事,他们就放大成98%的陌生人都是大灰狼。
  
  少年人呢?他们被灌输得非常可怕。
  
  多年前,我坐公交车,邻座是一个小男孩,我们同路将近一个小时,我对他为什么坐一个小时车上学好奇,就问他。第一次问,他看看我不回答,第二次问,他看看我起身头也不回地走开了。这个小男孩是怎么了?为什么就不能和一个陌生人好好说话,正经八百地回答一下陌生人的问题?他为什么对陌生人那么恐惧?
  
  因为他们从小就被教育成了这样的人——不相信陌生人的人。
  
  我不知道我们这个国家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1995年,我还在南京读博士的时候,我上公路招手搭车回南通,还有卡车司机免费让我搭车,现在呢?
  
  现在,我们把自己关在笼子里,装保险门,装防盗栅,我们把家武装得像监狱。我们认为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是好人。所以,我们把自己关在保险门和防盗栅的后面,而外面的都是“坏人”。
  
  我们不仅自己这样看,还把这个想法灌输给我们的孩子,让他们也这样看。
  
  他乡反倒似故乡
  
  常常回忆起在英国的时光。我背包旅行,在怀特岛,路上经常看见居民把自己做的蜂蜜、甜点、自产的蔬菜等放在路边,没有人值守,只有一只碗。如果你需要那些东西,只要往碗里放上一镑、两镑,你就可以把东西拿走了。
  
  这是对路人怎样的一种信任?
  
  在剑桥做访问学者,常常忘记了带证件。但是,跑到哪儿,我只要说自己是访问学者,就没有不信任的。整个剑桥镇,几乎看不见防盗门和防盗栅,家家户户,门就对着街,都是落地玻璃门,院门是象征性的,房门也是象征性的。
  
  我在路上走,到处看门牌号,总有人主动出来,问我是不是迷路了。
  
  对于他们来说,我是一个陌生人,而且是一个异国的陌生人。可是他们却没有不信任,相反把信任给了我!
  
  信任——世界上最好的财富。
  
  我在丽江骑马,一个纳西族马夫介绍说,马在路上互相遇见,有的会互相打招呼。两匹不认识的马相遇,还会互相招呼一下,何况是人呢?同类动物互相遇见,会亲热地招呼,不见得就会互相提防,而我们是人啊!人难道不比动物更聪明,想不出互相信任的法子吗?
  
  信任是一种财富,你拥有它,就先把它分给别人,和别人分享。信任是这样一种财富,只要你不断地施舍给别人,不断地把它送出去,你就得到的越多。世界上哪里还有比这个更好的财富?拥有并分享这个财富吧,不要让你在信任的银行里是个赤贫的家伙。
  
  信任一下陌生人,又何妨?要知道我们每个人都是“陌生人”。

上一篇文摘爱心与死神
下一篇文摘犹太人“扶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