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聚经典的各类文摘内容官方合作QQ:283852481

位置:首页 > 莫读 > 读者文摘 > 亲情文摘

母亲找借口,只为陪我多走一段路

  远离母亲,平时只能打电话问候她,时不时寄些钱物。一次出差到家乡顺道看母亲。
  
  到家的时候已是迟暮,母亲穿了一件崭新的外罩拄着双拐站在路边,微寒的晚风吹拂着她满头的银发,翘首向我回去的方向张望,看到了我,紧锁的眉宇立即舒展开来。我说:“妈,我回来晚了,让您着急了吧?”“没有,没有,我也刚过来。”从母亲站立的地方已被她的双拐拄得“满目疮痍”的痕迹来看,母亲在这里等了很久很久,她无声的慈爱让我汗颜。我说:“妈,我扶您进回家吧。”母亲步履蹒跚但很坚毅:“你走了好远的路,先回家歇息吧。我慢慢走。”母亲笑着露出一个个豁口的牙,见证了母亲艰辛的岁月,心中有一种酸楚的东西涌动。
  
  我出生在农村,读高一时,母亲很有远见地把我转到城里读书。家里不太富裕,交了学费,生活已是捉襟见肘,吃饭成了问题。母亲却微笑着说:“好好用功读书。妈妈天天给你做好吃的送过来。”我家离学校20多里,40多里的往返路程在我幼稚的思维里,只是一个简单的10位数的概念,我当时哪里知道,这意味着母亲每天早晨得早早爬起来做饭,然后连走带跑两个小时到学校。高中三年母亲整整为我跑了一千多天。
  
  母亲无私的爱滋润着我的高中生涯,我不负众望地考上大学,4年后我成了一名国家公务员,可以用微薄的工资孝敬母亲了。那年我带女友回家看父母,可女友从我家回来不久,决然弃我而去。失恋的痛苦令我痛不欲生,母亲说:“青儿,该去的留不住。一个不能与你共患难的女人,怎么能够与你白头偕老啊。”振作起来吧,妈妈明天就给你盖新房,像咱们青儿这么英俊的小子,到哪儿找不到漂亮媳妇。”我以为母亲只是为了鼓励我尽快振作,努力工作,没想到三个月后,我回家看母亲,一幢红砖瓦房已建了起来。听弟弟说,母亲为了节约工钱,只让工人建了一个毛坯房,其他的工程全是母亲自己完成的。我回去的时候,母亲正提着砂浆站在梯上搓墙壁,深秋的天气已经很凉了,但母亲的衣衫却被汗水湿透,“妈,你下来歇会儿吧,让我来。”要强的母亲,为了儿子将来的幸福,毅然用她49岁的娇弱身躯挑起建筑幸福大厦的重担,我心里一阵发酸,颤抖着声音劝母亲。在我转身给母亲端碗水时,竟没考虑到刚建的房屋地滑,母亲一扭身,竟陡然像利剑一样滑下来跌在地上……
  
  母亲醒来已是第三天的晚上,当她知道自己永远也不能站立时,哗哗地泪水就像决堤的河水,一个劲地往外涌。母亲下肢瘫痪后,凭着坚韧的毅力,依靠双拐和两个小板凳永不歇息地做着家务,洗衣服、擦地、刷碗……第二天早晨,我刚刚醒,母亲已经坐在我床头,旁边放着她的一副拐杖,我转过身看着母亲,她赶紧擦去泪水,“妈,你怎么哭了?”“我这是高兴啊,你这一走,啥时再回来啊,我真是怕呀。”母亲已是古稀之年,身体每况愈下,我理解母亲的心情。“我今天就多陪陪您吧。下午再走。”我临时改变了动身的时间。陪母亲吃过午饭,母亲说:“我到你王姨家说点事,顺便陪你走一段。”我搀扶着母亲走在路上,母亲骄傲地与他们打着招呼。到了王姨家门口,我说:“妈,你进去吧。我走了。”“我不去了。还是让我陪你到车站吧。”我惊讶地问:“你不是找王姨有事吗?”“傻儿子,妈不这么说,你能让我过来吗。妈只是想多陪你走一段。”我一阵哽咽,母亲从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塞到我手里:“妈这里有点钱,你拿去。”“妈,你哪儿来的这些钱啊?我应该孝敬你,怎么能要你的钱。”我坚决不要。“妈不是告诉过你吗。我天天闲在家没事,这几年经常摔倒,折骨头扭腰习惯了,慢慢就摸索出一套捏、捶、推、拿的按摩心得,时常有乡邻摔伤什么的,他们就来找我,治好了,他们要给我钱,我咋能要,他们便送些礼品,于是,我把这些礼品啊,让孙子拿到商店卖掉。反正你给我的钱我也用不了,你们现在还要买房子,孩子上学,都要钱啊。”母亲又把钱塞到我手里。“妈,原谅儿子无能,不能挣更多的钱孝敬您,反而处处让你操心,您还是留着慢慢用吧。”这时车来了,母亲推了一把说:“妈知道你好强,你已经尽力了……”
  
  汽车启动了,母亲拄着拐杖伫立风中,已花白的头发在风中飘荡,两行清泪在阳光的折射下闪闪发光,一阵酸楚再次涌上心头,我伸手在衣袋取纸巾,愕然发现母亲不知什么时候把那个装有钱的信封放了进去。我再也抑制不住热泪的奔流,我把头伸向窗外,高喊:“妈,儿子没有好好孝敬你,你的恩情让儿子如何报答啊……”母亲瘦小的身影越来越小,可她的嘱咐却一直在我耳边萦绕。

下一篇文摘烟民父亲唠叨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