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聚经典的各类文摘内容官方合作QQ:283852481

位置:首页 > 莫读 > 读者文摘 > 亲情文摘

娘的本命年

  直到女朋友张罗着给她和她奶奶买红色内衣时,我才想起娘的本命年也要到了。
  
  在我的印象中,娘对本命年穿红是深信不疑的,因为我过本命年的时候她总是给我这样的“包装”。记得在我12岁那年,很不理解大过年的娘不给我买漂亮的新衣服,反而让我穿这种自己再反感不过的红衣服。但是娘说:“小孩子懂个啥,本命年一定要穿红的,娘也是对你好。”我将信将疑地接受了娘的解释。
  
  我过第二个本命年时,已经大学毕业在旅行社工作了。由于过年是一个旅游旺季,也就没法回家。离过年还有半个月的时候,娘打电话告诉我说她给我买了一套红内衣寄过来了。
  
  那是娘寄来过年的衣服,过年穿上心里一定特别舒服,所以我一直都很期待那个邮包,但直到腊月二十七我出发时也没有收到。老家在东北很偏僻的一个小山村,没收到包裹我并不感到意外。年三十晚上,娘给我打电话,问我穿上了没有。我骗她说腊月二十七出发那天就穿上了。娘又唠叨了我一通,一再叮嘱我新衣一定要过年再穿。我就说外出带团不方便。其实那个邮包我从海南回来两天后才收到。我怕娘自责。
  
  陪女友逛街的时候,我和她提起了娘的本命年。她用很惊讶的目光瞪着我,嗔怪我怎么才提起这件事。我心里一阵愧疚,赶紧和女朋友商量着挑一套大红的内衣寄给娘。
  
  快到年底,由于天天加班,根本没有时间收拾包裹。于是我就把中秋节娘给我寄月饼的那个包裹和包裹单交给女友,告诉她按照这个地址寄普通包裹就行了。在女友的坚持下,我又在晚上逛超市时买了些糖果和其他物品让女友一起装成包裹。第二天她上班的时候直接帮我寄出去了。
  
  我并不赞成女友给娘一个惊喜的提议,因为如果我不告诉娘,她肯定会到附近的集市上去买一套便宜的,等收到之后她自己感觉又浪费了,所以在包裹寄出去的当天晚上就给她打了电话,告诉她我给她寄了个包裹,红内衣给买上了,里边还有点干海鲜,让她收到包裹后给我来个电话,我好告诉她那些东西怎么吃。娘在电话那头又唠叨开了,说我破费。话虽这样说,但我感觉到母亲是高兴的。
  
  可是,离春节还有五天了,我还没有接到娘的电话。晚上,我给娘打电话。娘说还没有收到,第二天嘱咐弟弟去邮局看看,晚上我又给打电话,还说没收到,到了第三天一大早,娘的电话过来了,说衣服收到了,并惊诧地说怎么这么红的一件衣服呀。我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一天中午,门口的老大爷给了我一个包裹单。我赶紧趁午休时间跑去邮局,拿出来一看,原来女友竟然把我给她的那个包裹单的地址原封不动抄了上去,结果,给退了回来。没收到我的包裹,母亲一定还在焦急地等待。但为了让我放心,竟然哄骗我说收到了。
  
  下班后,我拿着邮包无所适从。怎么办呢?女友已经回老家陪她的家人过年去了,剩下我一个人,想家的感觉在我出来的十来年里从未有如此的强烈。坐火车回家是来不及了。于是,我赶到售票处,买了第二天飞往哈尔滨的全价机票。我一定要在年夜前赶回去,不为别的,就因为今年是娘的本命年。

上一篇文摘工地上的母亲